房地产精英,尽在人物百科
中国房地产人物百科-中国最大最全的房地产人才库  > 所属分类  >  房地产投资与开发    资产运营与物业管理   
[7] 评论[0] 编辑

约翰·保尔森

  John Alfred Paulson, 约翰·保尔森,(生于1955年12月14日)。是Paulson&Co.公司总裁,这家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对冲基金。约翰·保尔森,亿万富翁,是美国次贷危机中的最大赢家,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大肆做空而获利,因此被人称为“华尔街空神”、“对冲基金第一人”。

  他喜爱的并购套利,主要赢利机会,在于正确判断并购案成功与否对被收购方和收购方的股价走势之差(deal spread)的影响。

John Alfred PaulsonJohn Alfred Paulson

  保尔森管理团队都具有实际操作并购案的经验,并且还有深谙公司法的法律顾问。他们不仅仅从资金来源与业务潜力角度评估一笔交易,还会花大量时间评估并购合同的合理性以及监管机构的可能反应,对并购案的前景有相当把握之后才会投资。 

目录

早年经历编辑本段

  约翰·保尔森,1955年12月14日出生于美国纽约皇后区一个叫Beechhurst的中产阶级小区。保尔森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虽然他的父亲从一个会计做到一家小型公关公司的首席财务官,不过他们家并不富有。关于保尔森的商业启蒙教育,来源于他的祖父,祖父曾教他从超市买来大包装的糖果,然后再零售给同学——那时候,保尔森只有6岁。

  1978年,保尔森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于纽约大学商业与公共管理学院,紧接着考入哈佛大学商学院,在这里学习期间,保尔森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以聆听杠杆交易先驱杰里·科尔伯格(Jerry Kohlberg)的演讲,由此引发了他对杠杆交易的长期关注和研究,开始梦想进入华尔街。

  带着这样的梦想,保尔森从哈佛大学商学院获得MBA学位,并被授予贝克学者(Baker Scholar)的称号,哈佛的这种最高学术荣誉只授予那些顶尖的5%的毕业生。

职业生涯编辑本段

咨询公司

  当保尔森毕业时,华尔街正值熊市,而咨询公司愿意为新人提供较高的起始工资,原本打算进入华尔街的保尔森进入了大名鼎鼎的波士顿咨询集团,担任管理咨询师,开始了其职业生涯。在波士顿任职期间,保尔森曾受到同事的指点,认识到表面繁荣的房地产行业剥去通货膨胀因素之后,其房产价值增幅会非常微小。不久之后,对于华尔街的向往使他转身进入了极富传奇色彩的奥德赛合伙投资公司(Odyssey Investment Partners),并为其工作了两年。

投资银行

  1984年,28岁的保尔森进入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的并购业务部门。此后4年里,他从一个并购部职位最低的分析员升到了董事总经理。他的一个客户——马蒂·格鲁斯管理着一个非常成功的风险套利公司格鲁斯合伙基金。这是一个很小的公司,但是获利颇丰。保尔森意识到:“虽然贝尔斯登的收益也相当丰厚,但它主要的盈利模式是赚取佣金,这与投资业务的盈利相比显得相当有限。基金投资能获得更高的回报。”

  在职场历练多年之后,保尔森练就了出众的财务分析能力,造就了他与众不同的投资思维,他不再受制于华尔街金融体系中的条条框框,不再完全依赖信用等级、评级机构评级,而是海量收集财务信息自己综合分析,并以此作为投资判断的依据。

基金管理

  在贝尔斯登任职四年后,他决定从投资银行转行到基金管理,加入格鲁斯合伙基金,成为合伙人之一,正式开始了他的基金管理生涯。

  1994年,他看准了对冲基金的势头,和其他几家小对冲基金合租了一间办公室,创立保尔森对冲基金(Paulson &Co),专做并购套利(风险套利的一种)和事件驱动投资。

  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给了保尔森绝佳的机会。他当时的判断是,很多在虚高股价支撑下的并购案会“黄”掉,因此他大量卖空,在互联网股票狂跌的2001年和2002年,他的基金都分别增长了5%。逆市飘红,投资人便闻风而来,到2003年,他的基金规模达到了6亿美元。两年后,他管理的总资产更达到了40亿美元。但因为为人非常低调,在对冲基金行业之外,他的名声并不大。

  2006年7月,保尔森筹集了1.5亿美元,为第一只用于做空CDO的基金建仓。他设计了一个复杂的基金操作模式:一边做空危险的CDO,一边收购廉价的CDS。随后的几个月,美国房产市场却依然繁荣,丝毫看不到萎靡的迹象,保尔森的基金在不断地赔钱。

  2006年底,次贷危机已经初见端倪。保尔森的基金已经扭亏为盈,升值20%。他的信心越来越足,紧接着又建立了第二只同类基金。

John Alfred PaulsonJohn Alfred Paulson

  2007年2月,保尔森管理的两只基金在华尔街的冬天异军突起,截至2007年年底,第一只基金升值590%,第二只基金也升值350%,基金总规模已达到280亿美元,仅2007年一年,就有60亿美元的资金涌入保尔森的基金。保尔森一举登顶2007年度最赚钱基金经理榜,力压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和詹姆斯·西蒙斯,一时间,约翰·保尔森在华尔街名声大震,“对冲基金第一人”、“华尔街最灵的猎豹”等称号纷纷被冠在了他头上。

  2008年11月13日,约翰·保尔森与其他四位排名前五的对冲基金大佬,出席了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

人物经历编辑本段

非典型金融奇才

  约翰·保尔森并没有一条标准的华尔街金融高手的成长轨迹。1978年他毕业于纽约大学商业与公共管理学院,紧接着考入哈佛商学院,并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MBA学位,随后进入大名鼎鼎的波士顿咨询集团担任管理咨询师。
  在这一连串的成长历程中,约翰·保尔森练就了出众的财务分析能力,这使得他后来的投资策略与传统的金融家有着很大的区别。他的思维并不受制于华尔街的金融体系中的条条框框,他也并不依赖信用等级评级机构的打分,而是喜欢海量收集财务信息自己分析,以此作为判断的依据。
  1984年,他转投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负责并购业务。他的一个客户——马蒂·格鲁斯管理着一个非常成功的风险套利公司格鲁斯合伙基金。这是一个很小的公司,但是获利颇丰。约翰·保尔森意识到:“虽然贝尔斯登的收益也相当丰厚,但它主要的盈利模式是赚取佣金,这与投资业务的盈利相比显得相当有限。基金投资能获得更高的回报。”
  与其帮人赚钱,不如自己行动,在贝尔斯登任职四年后,他决定从投资银行转行到基金管理,加入格鲁斯合伙基金,成为合伙人之一,正式开始了他的基金管理生涯。
  1994年,约翰·保尔森成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由于在贝尔斯登的工作经历使他对公司合并业务了如指掌,他将这支基金专门用于合并套利的投资,即同时买入及卖出两家合并中的公司股票,从而获取无风险的利润。

狂欢中的冷静

  2007年以前,在高手如林的华尔街,约翰·保尔森仍然默默无闻,但他时刻都保持着警觉的目光,如同蛰伏在灌木丛后的猎豹一般,伺机而动。
  在房产借贷市场中,贷款公司为了分担风险共享收益,找到投资银行,投资银行将其债券化,就产生了CDO(担保债务凭证)。
  许多投资银行为了赚取暴利,采用20~30倍的杠杆操作。比如有一家阿呆投资银行的自身资产为30亿美元,采用30倍的杠杆操作,即以30亿美元的资产为抵押去借90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投资,如果投资盈利5%,那么阿呆投资银行就获得45亿美元的盈利,相对于自身资产而言,这是150%的暴利。
  但是杠杆操作风险高,按照正常的规定,阿呆投资银行本不愿进行这样的冒险操作。于是有人想出一个办法,把杠杆投资拿去做保险,这种保险就是CDS(信用违约交换)。
  阿呆投资银行找到阿瓜,阿瓜可能是另一家投资银行或保险公司。阿呆为杠杆操作做保险,每年支付给阿瓜5000万美元的保险费,连续十年总共5亿美元。如果CDO没有违约,除了5亿美元的保险费,阿呆还能赚40亿美元;如果CDO有违约,反正有阿瓜来赔。
  对于阿呆而言,这是一笔只赚不赔的投资。但阿瓜也不是傻子,通过统计分析,在繁荣的市场中违约情况不到1%。如果做100笔保险,总计可以拿到500亿美元的保险金,如果其中一家违约,赔偿额最多不过50亿美元。
  这是一笔多好的买卖啊!华尔街大多数的“阿呆”与“阿瓜”们,在美国房价长达十余年的增长中,尽情享受着一场空前的财富狂欢。
  2006年初,人们普遍认为,房价绝不会在全美国范围内下跌;房贷专家们不断地鼓吹着,楼市和住房抵押市场将持续红火;利好消息频频见诸于各大媒体。华尔街的绝大多数大腕们也持同样的论调。信用(证券)等级评定机构也纷纷为华尔街的金融产品打出AAA评级。
  草原上百兽奔腾。可是,周围任何一丝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蛰伏着的猎豹的眼睛。在华尔街的财富狂欢中,约翰·保尔森却异常冷静,他敏锐地发现了美国房贷市场的泡沫。
  “专家们被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蒙蔽。” 约翰·保尔森摒弃了评级机构的打分,他亲自带领自己45人的团队,追踪成千上万的房屋抵押,逐个分析所能获取到的个人贷款的具体情况。
  “从最开始就要选出那些埋藏着地雷的个人按揭贷款证券。”那段时间,约翰·保尔森和他的团队在办公室里分析各种资料,直至深夜。随着逐渐地深入,他越来越深信投资者大大低估了房贷市场的风险,债权人越来越难以收回贷款。
  透过写字楼的窗户,看着深夜的华尔街,约翰·保尔森隐隐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破坏力将从某个被人们忽视的角落里迸发出来,不可收拾。他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在冬天里收获

  在别人贪婪时恐惧,恐惧者即是清醒者。
  华尔街为房贷市场发明的两种金融产品——CDO与CDS之间的关系是:CDO的风险越高,为其担保的CDS价值就越高。在房产繁荣时期,绝大多数人都认为CDO没有太大的风险,所以CDS的价格非常低。
  凭借清醒的分析,约翰·保尔森剥开了房产繁荣的虚表,他费尽周折地劝说投资者们,要使他们相信美国房产市场正面临极大的危机,而要在这场危机中保护自己的资产,进而获利,做空CDO则是一本万利的最好选择。
  盛世危言,信者寥寥。
  许多投资者都疑虑重重,甚至嗤之以鼻,因为做多CDO使他们赚得盆满钵满。不过还是有少部分约翰·保尔森的长期合作伙伴给与了支持。
  2006年7月,约翰·保尔森筹集了1.5亿美元,为第一只用于做空CDO的基金建仓。他设计了一个复杂的基金操作模式:一边做空危险的CDO,一边收购廉价的CDS。
  随后的几个月,美国房产市场却依然繁荣,丝毫看不到萎靡的迹象,约翰·保尔森的基金一直在不断地赔钱。有投资者好几次急匆匆地问他,是不是应该止损。他断然回绝:“不,我还要加注。”
  虽然他对投资者表现得镇定自若,但他自己的内心却一直不能平静。一方面,与当时主流投资方向全然相反的基金操作方式,使他感到压力重重;另一方面,在不断地追踪大量个人按揭贷款情况的过程中,他又清晰地感觉到巨大的成功正一步一步地临近,正如猎豹已经锁定了笨重而软弱的猎物,那种激动与欣喜已经无法平息。
  约翰·保尔森只有通过在中央公园晨跑来缓解这种复杂的心情。面对公园里波澜不兴的湖面,他已经分不清那一阵阵强烈的心跳,是因为压力,还是激动。
  2006年年底,次贷危机已经初见端倪。约翰·保尔森的基金已经扭亏为盈,升值20%。他的信心越来越足,紧接着又建立了第二只同类基金。
  2007年2月,寒意袭入华尔街。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企业新世纪金融公司预报季度亏损。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投资次贷的两只对冲基金也相继垮掉。这一切无不意味着,大规模的信用违约已经到来,华尔街的“阿呆”和“阿瓜”们精心构筑的财富大厦,其根基已经开始松动。在金融市场中,CDO风险陡增,其价值大幅缩水,而CDS大幅增值。
  这一切,正是约翰·保尔森在过去那些华尔街不眠夜里所预见到的,而他管理的两只基金在华尔街的冬天异军突起,截至2007年年底,第一只基金升值590%,第二只基金也升值350%,基金总规模已达到280亿美元。
  据《阿尔法》杂志统计,约翰·保尔森在2007年的收入达到了37亿美元,一举登顶2007年度最赚钱基金经理榜,力压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和詹姆斯·西蒙斯。一时间,约翰·保尔森在华尔街名声大震,“对冲基金第一人”、“华尔街最灵的猎豹”等称号纷纷被冠在了他头上。
  大规模的危机终于在2008年爆发,贝尔斯登倒下了,雷曼兄弟死掉了,华尔街弥漫着恐惧的气息。正当另一个著名的保尔森——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为金融危机焦头烂额时,约翰·保尔森正在与乔治·索罗斯共进午餐。这位在金融界呼风唤雨的传奇人物正躬身向约翰·保尔森请教投资心得。
  “只需要注意坏的方面,好的方面会自行增长。”这就是约翰·保尔森的投资信条,而他的贪婪似乎才刚刚开始,“我们只实现了预期收益的25%,次贷危机的负面影响将在接下来的三年逐步显现。”
  但是,变数永远是投资的主旋律,也是它吸引着人们甚至使人如痴如狂的最大魅力。
  金融风暴之中,投资银行不行了,保险公司也忙于自保。对美国政府来说,“阿呆”和“阿瓜”们已经靠不住了,他们开始把信心寄托在诸如约翰·保尔森这样的“贪婪者”身上,更希望这些“贪婪者”能够挺身而出,成为“拯救者”。
  2008年11月13日,约翰·保尔森与其他四位排名前五的对冲基金大佬,出席了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
  正处于恐慌中的人们永远不会了解:当这五个在2007年收入分别超过10亿美元的大佬,结束一天的会议后,走出美国众议院办公大楼,对着华盛顿清冷的夜空,心中升腾着的是怎样一种使命感。不过,人们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次契机,也将是一个转折。
  听证会后,约翰·保尔森一反常态地开始买入CDO。风暴中的贪婪者,已出手力图挽狂澜于倾倒……

对冲基金 

  保尔森公司管理着(截至2007年6月1日)125亿元(95%的金额来自机构),截止到2008年11月,基金已经跃升为360亿美元。在他的指导下,保尔森公司在抵押赎回证券市场获利。2008年,他决定发起一家新的基金,用来投资那些因为次贷风暴而面临危机的投资银行及其金融机构。2008年5月15日,保尔森在第一季度买了5000万股雅虎的股票,表明他支持Carl Icahn代替雅虎董事会。在2008年初,保尔森公司聘请了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
  2008年9月,保尔森在英国最大的五家银行中的四家身上押宝,3.5亿英镑用于巴克莱银行; 2.92亿用于苏格兰皇家银行,2.6亿用于劳埃德TSB集团,他最后获利2.8亿英镑。2009年8月12日,保尔森购买了200万股高盛股票和3500万股Regions Financial股票,他还购买了美国银行的股票,预计到了2011年会翻一倍。2009年11月,保尔森宣布他创建了一只黄金基金,用于投资开发金矿的公司和进行黄金投资。

1%人危机与反思

  他很庆幸自己刚刚56岁,“看看索罗斯,81岁;巴菲特,81岁。”
  即使对风控做到了极致,约翰·保尔森还是在2011年遇到了麻烦,而危机似乎是一夜之间降临的。
  2011年下半年,一场名为“占领华尔街”的大规模游行席卷了美国各大城市。保尔森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公寓楼成为纽约人气最旺的地点之一。他家是“向纽约著名亿万富豪之家进军”大型游行的中途经停点之一,其他地点还包括摩根大通CEO戴蒙和新闻集团CEO默多克的寓所。
  “占领华尔街”的口号之一是“我们99%的人不能再继续容忍1%人的贪婪与腐败”,在纽约拥有多数房产,以及靠对赌次贷危机发财的保尔森是华尔街“百分之一”的典型代表,甚至是千分之一。
  继而是2011年保尔森旗下基金的糟糕表现也触动了投资者的神经。2011年6月浑水调查公司公布了对嘉汉林业(Sino-forest)的做空报告,表示这家北半球最大的私人林业公司是新的“庞氏骗局”,它夸大资产、伪造销售交易,诈骗巨额资金。它给予“强烈卖出”的评级,估值不到1美元。保尔森旗下的PaulsonAdvantagePlus基金持有3100万股股票,占12.5%的份额。
  报告发布当天,嘉汉林业股价从18元加币急剧下跌64%,公司市值在两个交易日里蒸发了32.5亿美元。保尔森当月的投资者备忘录上显示,从6月6日到17日,他们开始逐步清仓嘉汉林业,平均价格4.53加元。但迟缓的操作还是造成了4.68亿美元的亏损。截至2011年末,PaulsonAdvantagePlus亏损达到53.58%,成为全球业绩倒数第一的基金。
  他觉得自己其实栽得很冤。因为他们获取信息的途径跟这个股票市场所有的其他投资者一样。他们的投资团队对嘉汉林业进行了严格审查:查看他们的公开文件,与公司领导层定期会面,甚至他们还特地跑去中国参观公司的运作,会见一位主要客户和中国政府林业部门的代表。但经历这一役,他决定对中国避而远之,他说,只有加强了对中国的研究能力之后,才会进一步在这个区域投资。
  如今,和许多超级富豪一样,约翰·保尔森开始想在政治领域布局自己的影响力。在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他一共才为竞选贡献了14万美元。2011年,他就捐赠了100万美元支持亲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PAC)项目“重建未来”。 

让特朗普亏钱的男人

  2015年7月15日,特朗普为了参加美国总统大选,向美国联邦竞选委员会(FederalElectionCommission)递交了他的个人财产报告(PersonalFinancialDisclosure)。
  在这份个人财产报告中,特朗普披露了他投资的一些基金以及盈亏状况。从上表中我们可以看到,特朗普投资的绝大部分基金都赚钱了(当然上表中并没有披露他投了多少时间以及和市场基准的对比)。但是有一支基金,却让他亏了一百多万美元。那支基金的名字叫做:PaulsonAdvantagePlusLP。
John Alfred PaulsonJohn Alfred Paulson
  由于在次贷危机中一战成名,保尔森管理的基金规模从2007年的50亿美元左右一路上升到2011年的350亿美元左右。
  但是这些慕名而来的投资者并没有获得他们期望的回报。2011年,保尔森管理的AdvantagePlus基金亏损50%。2012年,该基金再度亏损20%。考虑到保尔森在2011/12年时管理的资金规模要远远超过2007年,他在2011年和2012年两年亏的钱,可能比他这辈子为投资者赚的钱都多。
  保尔森的运气在2012年以后还是没有多少好转。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保尔森管理的合并套利基金(M&AArbitrage)在2016年下跌49%。在2014-16年,保尔森管理的Advantage基金每年的损失都在10%以上。单单在Valeant这家公司上,保尔森的投资损失就高达20亿美元。
  普通投资者投资对冲基金,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就是跟着名气买。就像上文中提到的保尔森基金的投资者(包括特朗普),当保尔森在2007年名噪一时,大家都一窝蜂的把钱塞给他投资。这种“追星族”式的投资策略无法为投资者带来好的回报。

附件列表


7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卢正刚    下一篇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